用户名 密码 立即注册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搜索
第一家电网 门户 要闻 查看内容

两头挤压下的家电企业 订单越多亏损越多

2021-7-22 09:5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483| 评论: 0|原作者: 陈惟杉|来自: 中国新闻周刊

摘要:   “二苯甲烷二异氰酸酯”。  尽管浸淫家电产业多年,李方还是对这个名称感到陌生,几经查询后,他才向记者准确说出了这一被业内俗称为“黑料”的化工品名称。“黑料”是制造冰箱隔温层的重要原材料,作为一家年 ...
  “二苯甲烷二异氰酸酯”。

  尽管浸淫家电产业多年,李方还是对这个名称感到陌生,几经查询后,他才向记者准确说出了这一被业内俗称为“黑料”的化工品名称。“黑料”是制造冰箱隔温层的重要原材料,作为一家年产冰箱、冷柜400万台的家电企业的管理层人员,李方从去年开始便为“黑料”的涨价感到焦虑。

  在这场由上游开启的击鼓传花式的涨价游戏中,中国的制造企业正在无奈地消化更多的成本上涨压力。中国并非大宗商品供应国,“世界工厂”中的制造业企业在将原材料转化为终端消费品的同时,也在默默承受着原材料涨价带来的压力。上海有色网大数据总监叶建华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从他走访的企业的情况来看,很多制造业企业的购买力大幅下降,加之上游付款形式多为“现款现货”,但是下游往往存在账期,更加剧了企业的资金链压力。

  大宗商品涨价的压力除了直接作用于企业资金端,更挤压了利润空间,让一些制造业企业陷入订单接得越多,企业亏损越多的尴尬境地。这也是这一轮大宗商品涨价让不少人感到困惑的一点,在通胀预期高涨的情况下,为何CPI还保持了相对稳定,国内普通消费者的感触也并不深?

  这个问题的答案可能还需要从制造业企业那里寻找。宁波是国内三大家电生产基地之一,整机企业有3000家左右,以小家电、两季产品见长,且多为中小民营企业,而家电产业又与普通人的生活足够贴近,这使得宁波家电行业成为观察这一问题的绝佳样本。

  原材料凶猛涨价背后的供需错配

  “2020年7月‘黑料’价格维持在1.4万元/吨,年底时每吨已经突破两万元,进入2021年后一度达到2.5万元/吨左右的峰值。目前虽有回落,但每吨价格仍在1.85万元到1.9万元之间。”李方向《中国新闻周刊》回忆说,2016年“黑料”曾出现更为离谱的价格,达到3.8万元/吨。

  “‘黑料’涨价对大冰箱的成本影响更明显。以一台常规的双开门冰箱为例,每吨‘黑料’的价格上涨1000元,最终成本便会被推高30元。”李方告诉记者,以目前“黑料”的价格计算,平均每台冰箱的成本会增加七八十元,“仅是‘黑料’涨价就足以置冰箱行业于死地。”

  但是在一台冰箱所用到的原材料中,涨价的又何止“黑料”。

  “塑料、压缩机,以及像纸箱、泡沫这样的包材都在涨价。压缩机的主要原材料是钢材,因此价格水涨船高,涨幅在8%~10%之间,但由于压缩机单价较低,一台小冰箱使用的压缩机多在八九十元,因此对冰箱整机成本的影响并不大。”根据李方的测算,从2020年7月至今年5月,冰箱、冷柜成本上涨约25%。

  平均而言,原材料占家电成本的70%~80%,宁波市家电行业协会秘书长王伟定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冰箱行业确实受到上游涨价的影响较为明显,因为其使用的原材料种类较多。

  当然,其他种类的家电也因使用原材料种类的差异而受到程度不同的影响。一家主营两季产品的家电企业负责人张涛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公司的主要产品是电风扇与取暖器,“像空调用铜量较大,因为内部遍布铜管,大约占据空调成本的30%。但是电风扇用铜量有限,主要应用于电机、电线,各类塑料则要占据用料量的85%左右,而ABS塑料从每吨一万二三涨到了一万八九。”根据他的测算,电风扇各类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幅度都接近50%,推高整机成本30%。

  据宁波市家电行业协会统计,这一轮原材料价格上涨始于2020年10月,在今年3至5月达到最高峰,以家电产业常用的几种原材料为例,铜涨幅接近65%,铝和ABS塑料上涨幅度均超过50%。

  5月,正是宁波不少家电企业负责人记忆中原材料价格触及这一轮涨幅顶点的时段。一家主要产品为洗衣机、甩干机的中小企业负责人王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从今年3月开始,几乎每个星期原材料供应商都要涨价一轮,“最夸张的是5月,一天曾有五六家供应商带着涨价函到公司要求涨价”。

  在张涛看来,今年春节过后一些夏季家电产品厂商集中采购无疑推高了原材料价格。“电风扇的销售旺季是4、5、6三个月,但因为去年以来原材料价格上浮,企业购入谨慎,但随着旺季到来,企业又纷纷抢购原材料,变相推高价格。”

  显然,家电产业苦恼的原材料价格上涨并非短期供需失衡所能决定,其背后还是去年以来大宗商品价格普涨。综合19种大宗商品价格编制的CRB指数在7月2日达到228.45,年内涨幅超过28%,去年同期,这一指数仅为149.31。以多数人记忆中涨幅较大的铜为例,其在5月第二周曾接近4.9美元/磅,达到历史最高点。

  大宗商品价格因何上涨?上海有色网大数据总监叶建华认为背后有两个因素支撑,首先是以美国为首的主要经济体在去年释放流动性,自然导致市场通胀预期上升,大宗商品价格水涨船高。其次供需错配直接支撑了价格上涨,“欠发达国家从疫情中恢复的速度慢于发达国家,而前者恰恰是一些大宗商品的主要供给国,而后者则代表了需求侧,需求恢复较快,这从去年中国出口订单的显著增长就能看出,但是供给的释放相对缓慢,导致供需错配。”

  据中国家用电器研究院和全国家用电器工业信息中心发布的数据,2020 年家电行业出口规模为4582亿元(不含彩电),同比增长为 24.2%。去年,宁波的家电企业也曾短暂体会到外贸订单激增带来的幸福感,王伟定告诉记者,宁波九成以上的家电出口企业“订单激增,甚至比同期翻倍”。

  订单,特别是外贸订单的火爆一直延续到今年,李方表示,7月时公司的外贸订单已经接到今年第四季度。

  贺勇所在企业的电熨斗产能占据世界一半,作为公司副总经理,贺勇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外贸订单已经排到今年年底,去年出口额增长约10%,今年情况基本与去年持平。“因为海运货柜紧张,很多产品生产完后仍放置在厂区没有发货,但客户依然会再下订单。由于不发货就不会有回款,因此企业资金链一度承压,在与客户沟通后甚至同意在发货前就打款。”旺盛的需求由此可见一斑。

  但正如张涛所言,表面上看出口量很大,但实际上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原材料价格上涨,叠加汇率与海运费用上涨的因素,很多订单可能不做比做更好,做了可能亏得更多。”

  难以传导的成本压力

  “接到外贸订单后,我们会安排产能,这意味着不会马上购进原材料进入生产环节,所以一些去年年底今年年初接到的外贸订单,在购入原材料开始生产时刚好赶上今年又一轮原材料价格上涨,这样的订单肯定会亏。”张涛介绍。

  家电企业并不会过多囤积原材料,一般的进货周期是半个月,特别是一些规模较大的企业。李方介绍,公司一天冰箱与冷柜的产量是两万台,为避免给企业造成资金链压力,像压缩机、黑白料这样的原材料只会囤半个月的货,每日所用包材甚至是当日配送,“每天早上5点送货,直接拉到车间使用”。因为今年原材料价格上涨过快,家电企业这一习惯操作模式导致一些订单的亏损。

  贺勇所在公司的外贸订单多为OEM,即代工订单,贺勇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海外客户下单后公司会分批生产、交货,伴随原材料价格上涨,会对一些没有发货或者生产的产品提出涨价要求。“涨价幅度基本可以覆盖成本增幅,还有一些产品虽然没有涨价,但是原材料价格上涨的部分会由客户支付。”

  但并非其他家电企业也能像贺勇公司一样争取到足够的涨价幅度。按照宁波市家电行业协会的统计,家电产品均价普遍上涨,今年以来,冰箱、冷柜均价累计上涨13%,洗衣机均价的累计涨幅也超过10%。但是产品价格的上涨能够覆盖成本的增加吗?

  李方介绍,2021年以来公司生产的冰箱已经三次调价,3月、4月、5月各调价一次,如果算上去年的调价,产品平均售价上涨10%。“每次都只能上调两三个百分点,我也想一次上调8个点、10个点,但是做不到,只有跟客户慢慢磨。”

  显然,销售价格10%的涨幅难以覆盖冰箱25%的成本上涨,意味企业还要消化15%的成本上涨压力。“对于冰箱而言,近3年做得好的企业最多也只有2%~3%的利润率,一般企业只够刚刚保本,因此根本无从消化15个点的成本上涨压力。”李方向记者直言,除非一家企业只专注于高端产品市场,本身就有几十个点的利润空间,凡是做常规产品的企业,今年上半年没有不亏损的。

  而一些订单的亏损可能更为严重,李方所在的公司过往会在原材料成本的基础上加价25%出售,这是保本价,也是盈亏平衡点,但是随着原材料价格上涨,平均的加价比例已经下降至10%,“比如一台冰箱的原材料成本就有1000元,现在向下游出售的价格只有1100元,很多产品甚至只在原材料的成本上加价6个点、8个点出售,也是先干着再说。”

  “昨天我还在跟财务部门沟通,有几个产品以目前的售价已经难以为继。”李方随手从办公桌上拿起一份产品价目表向记者解释说,有一款对开门冰箱的材料成本已经达到1223元,但目前的售价只有1299元,只在原材料成本的基础上加价6%,怎么可能覆盖人工、制造等成本?“这款产品我们原本希望售价涨到1380元,但是客户嫌价格太高,没有谈下来。”

  在向客户提出涨价要求时,一些家电企业的话语权十分有限,甚至很少会在已有定价的基础上涨价,除非面临极大的成本上涨压力。

  “如果原材料价格只是小幅度波动,我们并不会调价,因为调价很繁琐、工程量很大。所以今年公司财务部门工作量很大,每次调价财务部门都要做大量计算工作,如果频繁调价,财务部门无法承受。”李方坦言,其实企业并不想调价,除非万不得已。

  张涛也表示,对于像电风扇这样的夏季电器产品来说,每一年的销售旺季就是夏季的3到4个月时间,一般会在春节过后“开盘”,企业随行就市,在3月依据今年的原材料价格给产品定价,“此后除非原材料价格出现极大波动,否则就不会调价。”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
网站简介| 新闻中心| 版权声明| 合作咨询| 我要投稿| 免责声明| 招聘启事| 联系我们| 隐私保护
总机:010-63510912; 咨询热线:13401051135; 客服QQ:1900713212
版权所有 第一家电网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 京ICP备12019733号-1

Archiver| Comsenz Inc.   

GMT+8, 2021-9-19 08:13 , Processed in 0.019813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